《亚特兰大环球杂志》: 一家罗斯维尔设计公司的中国之旅

2011年12月,《亚特兰大环球杂志》发表了一篇介绍劳伦斯+柳设计室和其国际工作之报导,特别侧重于在中国的经验。这篇文章含括本公司的历史和扬劳伦斯从波兰移民到美国的故事。

作者:崔佛威廉斯

2011年12月21日于亚特兰大

扬劳伦斯生命的头八年是在波兰的一个小村庄度过的。他仍记得当他与家人在移民美国的途中,在某个大城市里第一次接触到自来水和电视机的经验。

显然的,对造成他祖国的贫穷和限制他与亲友分离数十年的共产制度,他并不会很有好感的。

但是他一直为形成共产社会的那种力量着迷,所以现在身为设计师的他喜欢收集那些描绘独裁者用来表达权威的那种风格夸张的物品。

他的设计室鄰近一座整修过的旧磨坊,位于更新过的罗斯维尔小镇中心 。放满了设计书籍的蓝色木书架围绕整个大会议室。其中有一整区专门放置极权主义相关的收集品。散布在一系列混杂的收藏品中的是几个中华人民共和国之父毛泽东的塑像和海报。

劳伦斯先生以往从未料到他创立的劳伦斯+柳设计室有一天会靠毛泽东所建立的国家来帮助它的持续成长。

这个公司不大,大概在10人左右,并且也无扩张的计划。劳伦斯先生表示,他的设计室也像许多建筑师和设计师一样,因为中国而得以渡过美国的经济低迷进而充分发挥其潜力。

他说:“1986年我曾梦想有一天能做到我们现有水平的工作,而正是中国的关系让我们做到了。”

劳伦斯+柳设计室不是一个传统的设计公司。它融合了许多专业领域,包括平面设计、工业设计和建筑设计,为建筑物创建出代表品牌的元素和增进使用上之便利。它的主要服务之一是提供能统合建筑物主题且令人难忘的微妙装饰细节,他们称之为“建筑首饰”。

不经意地撞上了中国

该公司海外业务的成功开始于1995年。它不是靠着一套全球拓展策略,而是断断续续地跟随者业主自然成长 。

1996年,透过负责人之一柳忠烈先生的关系进入韩国市场。几年之后,迪拜的一位英国人看了该公司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作品后与其联络进而合作。 2008年迪拜危机之后,等了三年他们才收到设计费。

由于迪拜的关系,带来了更多和韩国公司在中东开展的工作,包括一个在利比亚的项目,但因为该国经历革命使该项目情况不明。中国的项目也多半是因设计本行人际关系与接触,在偶然的机会得来。劳伦斯及柳先生曾与亚特兰大的纳尔斯波顿建筑师事务所合作过,并仍然与该公司之中国项目经理保持联络。两年之后,在没有任何到中国发展的想法下,竟然得到了一些转介推荐。

劳伦斯先生说:“往往会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会带给你工作。”

中国的项目现在占该公司工作的60%左右,关于这一个事实,两位负责人都觉得既兴奋又紧张。他们喜欢中国的快速步调,但也了解中国在处于快速成长30年的新高后,可能终将经历一次硬着陆。

劳伦斯先生认为他第一个“真正”的中国项目是为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PS)在2008年北京奥运时所设计的招待所。

劳伦斯+柳设计室不同于一些在经济衰退期间一窝蜂的向中国寻求解脱的公司。他们在美国的发展一直是稳健的。根据劳伦斯先生说,他们有足以回绝来自中国的项目的能力。他们的以往的成功主要便是因为他们拥有避开不合适项目的能力。 劳伦斯先生说他的经验告诉他,甲方老远便能嗅出你是在危急存亡边缘,而且会利用这一点在谈判过程中占尽你的便宜。

劳伦斯先生说: “如果你看起来像是急需要这个项目的款项来支撑未来的三个月,那么你就终将会被打的头破血流。如果让对方看到你有这一面,让对方感到这是你找工作的动机,那你就彻底完了。”

承担风险

尽管如此,该公司还是得承担风险去相信不熟识的合作伙伴。从事国际生意,对于提供服务的公司而言索取报酬一向不是件单纯的事,尤其是在中国做生意。

劳伦斯先生说,在承诺与开发商合作之前,考量对方专业精神往往多靠直觉而非精打细算。在中国的一个项目中,某开发商要求先提出设计完成的方案参与竞标,随后又将竞标对手的设计概念透露出来。对于这类显露太多危险讯号的项目,就算可能有极高的报酬,劳伦斯+柳设计室是不会想参与的。然而,劳伦斯先生也了解不能如同在美国一样太过苛求,希望事事按步就班。有时为了确定没有高风险或等待合同正式签订,很有可能丢掉一笔利润丰厚的生意。

这也是为什么劳伦斯先生现在的重心放在“中国百分之一顶尖”的开发商上,因为他们即有飞速成长的胃口,也能欣赏优良的设计。他注意到许多比较不成熟的小型建设公司不愿意把钱花在对他们来所太抽象的设计上,来让建筑物出类拔萃。

劳伦斯先生说:“我们卖的不是iPod,那可能容易多了。我们提供的是无形的东西。”

能和深圳的中国最大房产开发商万科合作,对劳伦斯+柳设计室的确是较有利的。尽管如此,也有多次仍需在正式合作关系生效前便投入了大量的工作,只能在没有实际约束力的状况下,希望对方的付款终能到来。

所幸,双方的关系一直是稳固的。目前劳伦斯+柳已完成为深圳万科以装饰艺术为主题的一个项目设计建筑首饰和标识系统,并为广州一个多功能项目“花园里的鱼”提供了标识设计。劳伦斯先生在10月份还在上海及南京与更多可能客户研商未来的合作。

不可或缺的资产

为了管理中国业务的拓展,公司还得承受另一个风险,即在中国项目尚未带来足够的收入之前就得聘用一个全职人员来掌控公司的中国业务。

在与万科地产签约前,万科要求劳伦斯+柳设计团队要备有一名能说中文的成员以确保双方都能从合约中各得所需。这位目前是劳伦斯+柳设计室不可或缺的中国联络人-刘孟周先生表示,一些中国公司可能会利用其中文的优势,但是对于万科这样的公司而言这个要求反而是较合理的。

刘先生说:“当你花钱请设计师设计你想要得到的,真正的问题在于:设计师能否确实了解你想要的是什么?”

刘先生的工作比翻译多得多。除了协助让会议、电子邮件、视讯会议进行顺利外,建筑专业的背景让他有能力依公司希望的精确又热诚的方式,解说复杂的设计概念。这些能力不是一般的翻译能有的 。

劳伦斯先生说:“对公司而言这是一笔重大的开销…但是若没有Mac,我们在中国的发展不可能达到今天的水平。”

中国和其他的市场

柳先生说劳伦斯+柳设计室(在生意上)一向保持谨慎的态度,但他们公司在中国接触到值得信赖的生意人比坑人的来得多许多。

中国还有其他的好处。南韩和日本上司和下属之间分层严重,上下来回往返让时间与金钱成本增高,中国这个现象比较不严重。柳先生说在韩国,“即使设计已经完成,如果上面的人说不喜欢,我们的设计便会被退回来重新设计。”对设计师来说,当你做的设计是由对方公司基层人员递上呈报而非由设计师亲自向负责人说明时,那真是很令人沮丧的一件事。

劳伦斯先生说,在中国要直接与决策人交谈容易许多。虽然合同谈判过程可能缓慢而复杂,但当设计过程正式展开后,项目进行时阻碍并不多。

他说:“一旦你和顶层的人有了相当的共识,则项目可以顺利进行。”

目前该公司的焦点是放在亚洲市场得拓展,但是劳伦斯先生明白他终究要探索另一个新兴市场,而其动机来自他的承传而非冰冷的生意经,那就是他的祖国-波兰。